主页 > 旷视家电 >宝宝「上学去」 >

宝宝「上学去」


2020-07-03


宝宝「上学去」

愈来愈多0 ∼ 2 岁的宝宝到托育机构「去上学」,托育服务市场正面临转变期,身为家长,这些你都了解了吗?10 分钟,教你掌握幼儿托育的7大趋势。

满月油饭跟弥月蛋糕满天飞的龙年过去了。看看内政部统计,二○ 一二年总共有二十三万四千五百九十九个宝宝诞生,总生育率达到一.二六五%,创下十年来新高。比起二○一○年超低生育率○.八九五的虎年,新生儿总数多了近七万名。随着二○一二年一月幼托整合政策正式上路,牵动了○到二岁宝宝托育、二到六岁幼儿教育市场的变化,使得龙宝宝与蛇宝宝的幼托服务市场呈现与以往大不同的面貌:

变化一 公托中心数量增加,托育走向公共化

依《幼儿教育及照顾法》(简称幼照法)规定,幼儿园到今年年底不能再「兼办」托婴业务,关闭或改制的托儿所释出的托婴名额,由公私协力的「公共托育中心」补上,收托未满两岁的宝宝。内政部儿童局预计在二○一四年底前成立六十所公共托育中心,预计今年可收托至少一千名未满两岁的宝宝。从二○一一年十月,新北市汐止忠厚公共托育中心成立开第一炮后,全台包括双北、高雄、宜兰、台中、桃园、云林跟金门等多所公托会在今年继续接棒成立。

其中,进度最快的新北市截至二○一三年二月底已经开了第十四家。北市也预计在十二个行政区开办「一区一个」公托中心;高雄市全台最大、佔地四百五十坪的三民公托也在三月一日开始收托。各地公托的取向不同,除了保障弱势族群优先入学之外,均打出优质、平价等特色。像是新北市的「公托旗舰店」新板公托开在新板特区豪宅,精华地段换算地价超过两亿元,空间大又明亮,扣除补助后每月收费六千元。

台北市则强调教保理念,首家中山公托是与非营利的台北市教保人员协会合作,在新兴国中一楼教室打造小而美的类家庭感受。台北市社会局妇女福利及儿童托育科科长杜慈容说,北市家长的托育重点摆在优质跟温馨,「虽然公托是机构,但不希望它很像机构,希望打造一个自由没有限制的、很像家的探索环境。」高雄市年中即将开幕的前镇爱群公托中心则由彭婉如基金会承办,配备多位专业的教保人员,希望化被动(仅提供空间场地)为主动(提供托育谘询)。

打着平价、优质诉求的公共托育中心才刚开始,就出现北部供不应求、南部招收不满的现象。以新北市的十四家公托中心为例,只要一开幕,立刻额满,登计候补的宝宝甚至高达上百名,还有父母不辞路途奔波,将宝宝自三峡跨区送托到板桥。而高雄三民公托预计收托四十名宝宝,目前却只招收一半,南部的爷奶捨不得把孙子往外送,自己带还可以省钱,送托偏好上出现明显的南北差异。

变化二 私立托婴机构大增,宝宝包尿布上学去

过去国人托育习惯是「两岁以下宝宝捨不得送出去,应该自己带较安心」;主流的幼儿发展理论讲求宝宝应该与主要照顾者建立安全依附感,也不倾向机构托婴。因此私立托婴机构在国内起步晚,发展也慢。但机构托婴因收费较保母平价(平均每月可少五千元),机构经营较有制度,少子化时代的宝宝可有珍贵的同侪互动团体经验,也可跟不同的大人互动,反倒在最近两年成为最新的托育选择。根据内政部儿童局统计,私立托婴中心机构的数量从二○一一年的一百八十五所,到二○一二年成长到四百家,成长高达一一六%,收托宝宝的人数也从三千三百九十一人成长为五千一百人,增加五○%。

以全台生育率连霸十八年的新竹市为例,四年内新竹县市私立托婴中心从三十九家成长到六十三家,增加六二%,而且家家额满,尤其以竹北地区的成长最快。新竹教育大学幼教系副教授许玉龄观察发现,新竹的年轻夫妻对机构接受度颇高。他们大多是外来人口,缺乏祖父母或亲戚支援,加上园区早出晚归的工时,托婴机构可延托、帮宝宝洗好餵饱,恰好符合需求。

随着年轻父母对机构托育的接受度提高,加上政府大力推行公共托育中心,杜慈容预期,今年「家外」(交给保母或送公共托育中心、私立托婴中心等机构)照顾比例会提高,「送小宝宝去上学」的爸妈会愈来愈多。

变化三 爷奶保母大军成立;职业保母专业化、多元化

根据内政部统计,○到二岁宝宝的「家内」(由爸妈自己带,或委请祖父母、亲戚帮忙带)照顾比例高达八成。为提升这群「爷奶保母」的托育专业,政府自二○一二年七月推动祖父母上完一百二十六个小时的保母课程,并取得结业证书,每年再参加八小时的职业训练,即可月领两千元津贴。政策开始实行后,大批阿公阿嬷涌入各县市的自费保母班。

以台北市为例,去年结训一千名保母,其中四三%(四百二十五位)都是三等亲之内的「亲属保母」。中南部的阿公阿嬷保母多,高雄市社会局今年更打算成立「爷奶保母专班」,把讲义字体放大、增加实作课程,让爷奶们都能与时俱进,更新宝宝照顾的最新知识。有阿嬷上课认真,不但没打瞌睡还勤做笔记。

至于家外照顾,依过去国人托育习惯,五个家外照顾的宝宝中有四个会优先送保母。而根据儿童局统计,到二○一二年十二月底为止,社区系统保母收托○到二岁宝宝的比率在五年内增加了四.三五%,显示父母对系统保母的接受度逐渐提高。一般以为当保母是未就业妇女的兼职工作,现在也有愈来愈多保母是以经营一份专
业来看待自己,保母逐渐走向专业化与多元化。

高雄市社会局儿少科科长李慧玲说,每年的优质保母表扬大会中,可看到「手作教玩具达人」型跟「创意製作副食品」型的各类保母,有的是全家动员一起来照顾宝宝。台北市甚至有「保母工作室」出现——也就是不在自己家带孩子,特地找一个专门托育的空间,打造完全符合宝宝需求的环境。有些县市也提供「到府保母」的媒合申请服务,到府保母可以直接到你家帮忙照顾宝宝、做点简单家事。

变化四 传统公立托儿所大量关闭,收托名额转国小附幼

在幼托整合后,原本收托二到六岁儿童的「托儿所」,与其他收托四到六岁儿童的「幼稚园」,全部一起改制为「幼儿园」。全台七千零三十三家幼托园所,有九成九已经在去年底全部改制为「幼儿园」。高雄市教保人员职业工会常务理事简瑞连分析,随着幼托整合上路,一些中小型园所因为建筑使用不符法规,设施设备与人员薪资规格顿时提高,又收不到足额的孩子,早已悄悄关门或被大校併购。而这波关门潮最让简瑞连担心的是原本的公立托儿所锐减,影响偏乡弱势孩子的就学权益。

据统计,从二○○九年起,四年内已经关闭了三五%、高达四○三所的公托,关闭最多的县市分别是新北市、台中市、彰化县、南投县跟台南市。乡托关闭造成四千五百名幼生名额短缺,教育部表示,已经转而在国小附幼跟公幼增收五千九百个名额,整体来说,收托的量反而增加。但是,新增的收托机构并未解决乡托幼儿的就学问题。

因为幼教资源「患不均」,退休幼稚园园长洪玉美说,「距离」是弱势者最难克服的问题,年纪愈小、近便性愈重要。新增的收托单位若距离幼儿居住地太远,反而造成幼儿的就学不便。以屏东县竹田乡托为例,去年预计停办,引起居民反弹。因为距离竹田七公里的内埔乡托跟十公里外的麟洛乡托早已在前年裁撤,有些家长无法负担私幼学费、又无法接送孩子到较远的国小附幼,乾脆不让孩子念了。

经争取后竹田乡托虽勉强续办,但镇公所也直言,地方续办经费不足,明年或许会面临减班甚至关闭的命运。幼托整合可能影响偏乡幼儿的就学权益,甚至被头一个牺牲,更需政府的重视。

宝宝「上学去」



上一篇:
下一篇: